传承岭南文明 建设“马坝人”故乡

    13万年前的早期智人马坝人是黄色人种的原祖之一,是我国珠江流域原始居民的典型代表,广东从马坝人开始便有了人类社会。2001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组织的“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评选中,马坝人的发现和石峡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掘,使曲江成为广东唯一拥有两项“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的县区。深化马坝人遗址和石峡遗址的文化内涵,加强马坝人遗址和石峡遗址的保护管理,可深入了解源远流长的岭南文明和开放包容的岭南文化,为爱国主义教育提供乡土教材,对扩大韶关的影响面、提高韶关的知名度、塑造韶关的新形象具有重要意义。

    一、马坝人—石峡遗址概况

    (一)遗址区构成

    马坝人—石峡遗址区包括旧石器时代的马坝人遗址与新石器时代的石峡遗址两部分。两遗址相距不到100 米,两遗址占地面积约16万平方米,是国内外少有的旧石器遗址与新石器遗址同在一个保护区内的大型遗址区。马坝人—石峡遗址所在的狮子岩处于北江上游支流马坝河以南。狮子岩由南、北两个独立小山峰组成:北峰俗称“狮头”,高约60 余米;南峰俗称“狮尾”,高约147 米,山体有环山湖水面,四周农田与水塘环绕。

    (二)马坝人遗址概况

    1958 年6 月,马坝公社组织农民在狮头山溶洞采挖堆积物作肥料时发现许多古生物化石,其中有古人类头盖骨化石,该古人类头盖骨化石属于中年男性个体。经专家鉴定,这些化石为更新世中晚期的古人类和古动物化石,并认为该古人类头盖骨化石是迄今我国华南地区唯一的早期智人化石。因发现于马坝,故命名为“马坝人”化石。上世纪八十年代清理岩洞里的堆积物时又发现了古人类的牙齿化石、打制石器工具。考古表明,狮子岩所在的马坝地区,自马坝人出现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可延续到晚更新世后期)陆续存在着人类活动的踪迹,古人类曾长期在这一地区生存、发展。

    发现马坝人头盖骨的狮头山溶洞可分为四层。其中第二层溶洞洞顶相对高度约 10 米。洞内堆积可见厚度平均可达4 米,为粘土和石灰华互层,层理清楚。化石多见于堆积物的上、中两层。本层溶洞内北边有一条呈东西走向长约40-50 米,宽约0.6-1.5 米,高约4-10米的大裂隙。马坝人头盖骨和大量脊椎动物化石就出土于该裂隙堆积物距顶部约1 米深的层位中。

    (三)石峡遗址概况

    发现于1972年。该遗址区1973年至1985年间共进行过四次考古发掘,揭露面积约3700 平方米。发现柱洞、灰坑、陶窑等遗存,清理墓葬132 座。因遗址地位于“马坝人”洞穴遗址的狮头山与狮尾山之间的空地,当地人称为石峡,故被称为石峡遗址,分布面积约30000 平方米。

    石峡遗址堆积厚达0.8-2米左右,包含四个不同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堆积层:

    第一文化层:或称上文化层。出土遗物有夔纹、云雷纹和方格组合纹为特点的几何印纹硬陶、少量原始瓷器、少量磨光石器和小型青铜器。年代相当于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

    第二文化层:或称中文化层。共发掘清理了30座土坑墓,以曲折纹、长方格纹、双线方格纹、云雷纹等几何印纹陶罐、豆、夹砂陶器座等与磨光石器共存为特征。年代相当于夏商之际,为距今3800-3100 年的早期青铜文化层。

    第三文化层:或称下层文化层。包括壹、贰、叁、肆期墓,有一百余座墓葬与灰坑、柱洞、灶坑等,以泥质陶、夹砂陶及少量的几何印纹陶与大量磨光石器共存为特征,被命名为“石峡文化”。距今约4 千多年。

    第四文化层:又称前石峡文化层。遗物仅见夹细砂灰陶和泥质橙黄陶,均手制,薄胎、火候低、易碎。陶器有细绳纹、划纹、刺点纹的灰陶圜底罐和圆圈纹、指甲纹、镂孔的矮圈足盘。年代距今约6000 至5000 多年。

     二、马坝人—石峡遗址与岭南文化的关系研究

    (一)岭南文化概况

    所谓岭南是指五岭之南,五岭由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五座山组成。是中国江南最大的横向构造带山脉,是长江和珠江二大流域的分水岭。岭南古为百越之地,是百越族居住的地方,秦末汉初,它是南越国、闽越国的辖地。自唐朝宰相张九龄在大庾岭开凿了梅关古道以后,岭南地区逐步地得到了开发,岭南地区的经济,文化逐步得到发展。

    岭南文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最具特色和活力的地域文化之一,是祖国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枝奇葩。岭南先民遗址的出土材料证明,岭南文化为原生性文化。岭南文化以农业文化和海洋文化为源头,在其发展过程中不断吸取和融汇中原文化和海外文化,逐渐形成自身独有的特点。岭南文化务实、开放、兼容、创新。

    (二)马坝人遗址与岭南文化的关系研究
    源远流长的岭南文明,其源头可上溯到马坝人。“马坝人”头骨化石,是在华南地区首次发现的远古人类化石。过去我国发现的人类化石,大多在华北地区,如中国猿人、河套人、山顶洞人等,都在华北。解放后才在江南地区发现了一些人类化石,如湖北的长阳人化石,四川的资阳人化石,广西来宾的麒麟山人化石和柳江人化石等,但其年代远不如马坝人类化石早。这个发现显示,远在更新世中期之末或晚期之初,不仅是我国华北有人类居位,在华南也已有原始人类在生活着,扩大了我国旧石器时代古人类的分布范围。更重要的是,马坝人的发现,为完善我国原始人类发展的序列,即从猿人(北京人)——古人(马坝人)——新人(山顶洞人),提供了相当重要的资料。

    (三)石峡遗址与岭南文化的关系研究

    石峡遗址的发现和发掘,填补了岭南秦汉以前古文化的空白,为探讨与邻近省区及东南沿海地区同时期文化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石峡文化”成为岭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一个典型。

    1、曲江马坝发现的石峡文化墓葬计102座,随葬品达2000余件,在10多座随葬品最为丰富的墓中,最多的一座有170件,其他8座每墓平均达70到90件,包括生产工具、生活用器和礼器、装饰品;而其他墓最少的一墓仅出5到7件生活用器陶器。墓葬形制与随葬品种类的不同,明显地反映出社会关系的新变化,出现等级。表明氏族公共墓地之间财富占有不均,已经出现了贫富分化,说明父系氏族公社正在走向解体,文明的曙光已经来临。

    2、岭南具有水稻生长有利条件,是亚洲栽培稻的起源地之一。在曲江县距今四五千年的“石峡文化”遗存中,发现人工栽培稻的谷壳等物,其中包括籼米和粳米两个亚种。据专家研究,粳亚种是由粳稻普本型经人工选择培育而成的变异稻,表明“石峡文化”所代表的岭南水稻栽培已到达相当高的技术水平。
    3、一提及岭南文化,很多人就会首先想到“开放兼容”,距今四五千年的石峡文化遗址,称得上是岭南文化“开放兼容”最早的一颗种子。石峡遗址不仅出土有夹砂陶釜、甑、盘形鼎等,还有少量玉器和石琮。琮、璧是古玉器。璧形平而圆,正中有孔,素面无纹。琮形为方柱或长筒形,外方内圆,中间对钻圆孔,外缘雕兽面纹、雷纹等。《周礼》中说:“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说明琮、璧是上古祭祀天地的礼器。溯其渊源,多在江浙一带的良渚文化墓葬中发现。考古学家认为,琮、璧是江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产物,在石峡遗址发现琮、璧,反映了南北文化的相互交流,相互影响。

     三、马坝人—石峡遗址现状及发展定位

    (一)马坝人—石峡遗址现状

    “马坝人”头盖骨化石出土地点现在“马坝人遗址公园”内,考古发掘的溶洞有专人控制管理,马坝人头盖骨及动物化石发现地点安设了防护栏杆进行保护,作为游客观光景点正式对外展示。石峡遗址在考古发掘后已进行回填保护,原有农田已停耕,至今遗址区没有任何人工构筑物占压,保存完好。2001年6月,马坝人遗址和石峡遗址合并,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遗址地北部建有一座2100 平方米的马坝人博物馆,即韶关市曲江区博物馆,负责展陈旧石器时代马坝人与新石器时期石峡遗址的考古成果。位于狮尾山南侧溶洞的招隐寺为当年禅宗六祖慧能隐居之地,属于古曲江“二十四景”,现已修有石阶可达,洞前修建“招隐寺”门楼,现有僧人管理,有信徒供奉、膜拜。狮子岩南侧塔下村大岭埂山顶东南的宋塔基址,修建于宋哲宗时期,为一座方形仿楼阁式砖塔,于2000年12月至2001年1月进行了抢救发掘。目前,狮子岩周边为农田、林地和鱼塘环绕,除北部与东部有部分现代建筑外,无城市污水排放,土壤土质优良,地下水丰富,水质良好,整体上仍可反映出古代先人们生活、劳动、繁衍所处的良好自然环境。

    (二)马坝人—石峡遗址发展定位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关系“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就韶关而言,加强文化建设,促进文化事业大发展大繁荣,对于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加快建设幸福美好韶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为此,韶关近年来大力实施“文化名城”战略,积极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和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市委书记蓝佛安上任后,多次前往马坝人—石峡遗址调研,提出要加强“马坝人”遗址和“石峡”文化遗址的保护管理,全面改造提升马坝人遗址博物馆陈列布展水平,发挥其传播历史文化的重任,真正打造成为广东历史文化名片。

    当前,马坝人—石峡遗址发展定位为:以韶关市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为契机,以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4A级旅游景区为目标,以“物”(藏品)为导向转变为以“人”(观众及游客)为导向,将马坝人遗址打造成“考古遗址展示区、历史文化传播区、科普教育互动区、市民休闲游览区”,把文物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促进区域经济文化和谐发展,填补广东省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空白,真正把马坝人—石峡遗址真正打造成为广东历史文化名片。

    (三)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共赢”作用

    1、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切实保护了文化遗产。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以遗址的考古、研究和保护为基础,秉承科学、严谨的态度,做好可行性研究和调查论证工作,以保护展示遗址本体及其内涵和价值为根本目的,根据不同遗址的特点,采取有针对性的保护展示方式。各类设施及景观设计以遗址内涵和价值的保存与展示为前提,确保了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中遗址本体历史、科学和文化价值真实性、完整性的保存。

    2、考古遗址公园是推动韶关旅游业发展的巨大动力。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对韶关的旅游资源是一个极大的补充,它超越了传统的单一观光模式,具有可持续成长性,并能达到一定规模,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旅游线路选择。考古遗址公园通过局部复原、模型展示、虚拟再现等普通游客可感知的方式和手段将旅游体验主题化、可视化,让游客能够深层次、多角度地了解韶关历史文化遗产,给游客带来的多元化的体验,能够有力地提升韶关作为旅游目的地的竞争力,有利于打造韶关旅游业的品牌效应。

    3、考古遗址公园是韶关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遗址公园的建设过程是对遗址文化内涵进行深入挖掘,对城市定位的文化内涵方面进行修正的过程,经过不断地挖掘和修正,才能抓住历史遗迹的精髓,形成韶关的城市名片。游客在游览考古遗址公园的过程中,对于遗址所承载的文化含义、历史背景能够有一个最直观的感受,不知不觉间受到遗址文化内涵的熏陶。遗址公园的这种感染作用,扩大了马坝人—石峡遗址文化的传播范围,让韶关历史文化价值的精髓被广大游客所接受,从而加强了韶关在文化领域的影响力。

     四、保护和利用

    保护好管理好利用好马坝人—石峡遗址,是时代赋予当前当地党委、政府的责任,是韶关人民共同的期盼。经市、区文化部门积极争取,马坝人(石峡)遗址被列入广东省首批大遗址保护名单,“马坝人(石峡)环境风貌整治”项目成功纳入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十二五”规划项目库,争取上级资金达八千万元。曲江区成立马坝人(石峡)遗址建设项目工作领导小组,统筹推进马坝人—石峡遗址项目建设。今年8月底,还由区委常委、宣传部长率区直相关部门及广州建筑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有关负责同志赴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三星堆博物馆、神农架自然博物馆和周口店博物馆等有代表性博物馆参观考察,学习各博物馆在投资经营、规划建设、布展形式及文物保护挖掘等经验做法。保护和利用好马坝人—石峡遗址,还需从以下几方面努力:

    (一)注重规划,分步推进建设。以《马坝人—石峡遗址保护规划》为主,围绕四个主题,规划功能分区,分阶段、分步骤推进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争取纳入省、市重点建设项目。一是打造考古遗址展示区,结合马坝人遗址风貌整治项目尽快启动新建博物馆工作,为便于遗址保护,建议在遗址旁新建博物馆,使博物馆与遗址化石地点有机结合。通过媒体向国内公开招标方式征集遗址博物馆新馆建筑设计、布展团队,高起点、高标准规划建设。二是打造历史文化传播区,以文物保护为前提,保持其历史的真实性,通过环境模拟等布展手法,对内容上下延伸,引导游客进入有感观有知识的时空境界。三是打造科普教育互动区,将现有的博物馆改造为互动体验馆,设置原始狩猎区、捕鱼区、农耕作业区、原始生活体验区,利用原始森林、陶艺等元素建设“拓展园”、“制陶园”等主题互动馆,增加科普、趣味性。四是打造市民休闲游览区,设立游客集散中心,以游客为重点,增加休闲文化设施,把室内外的园林景观相融合,通过室内走廊灰空间和室外索道把整个保护区的展示空间、休闲空间联动在一起,形成分而不断,连而有序的特色空间。

    (二)科学设计,丰富展陈层次。一是科学设置展陈主线。以“人类的起源”、“石峡文化”为两条主线设计两个展示馆。其中,马坝人元素为“人类的起源”,展示马坝人头盖骨化石模型、古人类生活工具、复原马坝人生活洞穴、我国和世界各时期的古人类化石等;“石峡文化”以陶瓷为主要内容,将石峡遗址的四个不同时期文化堆积层展示出来。二是灵活运用展示手段。聘请有经验的专业团队与博物馆建设同步设计展陈内容及形式,准确地把握和理解“马坝人”、“石峡文化” 特色文化的精髓和内涵,以三维动画、4D电影等现代高科技手段包装、演绎,还原马坝人当时的生存气候、水文、山地等地理场景及生产、生活方式,用声光电及多媒体技术让观众直接参与到陈列中,让遗址“活”起来,让博物馆“动”起来。三是丰富展陈内容。馆藏以“马坝人头盖骨”(复制品)为镇馆之宝,以“西周青铜铙”、玉琮等文物为辅,突出展陈重点。因马坝人遗址文物较少,可借助同类博物馆的力量丰富馆藏,如头盖骨、牙齿等复制品,同时推进遗址保护挖掘工作,并加大对曲江文物的收集力度,丰富陈列文物。

    (三)树立品牌,扩大遗址影响力。一是加大科研力度。加强与中科院、中山大学合作,设立“中国华南地区古人类研究中心”,推动华南地区古人类进化的研究。二是塑造特色形象,通过向社会公开征集遗址的形象标志、宣传口号,聘请营销团队围绕“马坝人文化”、“石峡文化”为主题,设计遗址主题宣传片、动画形象及周边旅游纪念产品等。申请“马坝人遗址”网站、微博微信公众服务号,及时发布新闻动态、活动资讯。三是发挥资源优势。加强与兄弟博物馆、遗址的交流联系,发动社会资源,重视依托文博资源,围绕“请进来、走出去”开展“市民文化体验团”、“博物馆之友”、“夏令营”等活动,充分发动尽可能广泛的社会参与。将遗产教育和乡土教育有机结合纳入中小学教育、文化遗产走进社区等途径,发挥博物馆的社会教育职能,在全社会营造“保护文物,人人有责”的浓厚氛围,让遗产保护的观念深入人心,为公园申报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四)整合资源,提升管理水平。一套人马多块牌子,整合区文广新局、区旅游局资源,并把曲江区博物馆、马坝人遗址管理处两套班子合二为一,提升管理水平。加强从业人员的教育培训和管理,建立一支固定、专业的讲解队伍,规范化、制度化、常态化管理。向社会招募热爱文博事业的志愿者,经培训考核后发放聘书,为博物馆讲解、摄影摄像、文献编辑整理提供服务。
    参考文献:
    [1] 苏秉琦《石峡文化初论》,见《苏秉琦考古学论述选集》,文物出版社,1984年。
    [2] 苏秉琦:《中国文明起源新探》,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2009年。
    [3] 司徒尚纪:《广东文化地理》,广东人民出版社,2001年。
    [4] 广东省博物馆、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曲江遗址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
    [5]《中国文化辞典》。
    [6]《广东通史》。
    [7]《韶关市志》。
    [8]《曲江县志》。
    [9]《曲江年鉴》。
    [10]《曲江文物志》。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5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