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关古道“遍植松梅”的生态文明意蕴

    保护生态,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应有之义,也是当今社会发展必须承继的优良传统。

    梅关古道“植松种梅”的生态交通模式,既打破了历史上山区多山多林、忽视生态保护与建设的误区,叉凸显了中国历史上注重生态保护、生态惠民和生态旅游的理念。而且,生态与古道交通的连接、糅合,更彰显出生态伦理的独特意义与历史价值,对时下以“路通财通”、以交通带动社会经济发展的时期,更具现实意义。

    一、梅关古道“植松种梅”与生态交通

    生态交通并非时下的热门词汇,其理念古而有之。梅关古道上“植松种梅”之举就是这种理念的具体体现。

    尽管在唐之前,梅关古道多为军事之需要,又主要与秦征南粤、汉平吕嘉之乱紧密联系一起,而唐后,广州市舶司的设立,对外贸易的扩大,梅关古道更多的是与移民、商贸结伴,以至成为了一条与海陆丝路对接的移民与商贸有机结合的南北通道。

    为了维护这条南北通道,自唐至清,历代封建政府曾多次对此路进行了修铺,植松种梅,资憩路人。其中,较大规模的修铺有:宋·仁宗嘉祜八年,广南东路转运使蔡抗与其任江西提点刑狱佥事的胞兄蔡挺共议, “陶甓各甃”,在其所管辖境内梅关古道路段,修岭南路广一丈三尺,长三百二十五长;岭北路广八尺,长一百零九丈。同时补植松、梅,立表梅关。元·泰定二年,路总管亦马都丁,先后对岭路进行了补修,并在道路两旁种植松、梅树;至元四年,杨益率民修路和补植松、梅树。明·洪武年间,广东参议王溥亲临梅岭路观察,命地方官调集人力修桥铺路;永乐年间,南雄知府陈锡,定约告示,禁砍梅关古道两旁之松、梅,并在岭路两旁补植幼松和修铺路面;正统十一年,南雄知府郑述,征集民工,用鹅卵石、花岗岩片石铺砌古道路面90余里,增补松、梅;成化五年,广东布政使陈濂行会同南雄知府江璞,在征发民工铺筑古道路面的同时,在梅岭天水以南修筑关楼,并命名为“岭南第一关”;正德十三年,广东布政使吴廷举令南雄府在岭路两旁增植松、梅5000余株,吴廷举亲自参与植树活动,并即兴挥毫写下《大庾岭路松》诗四首,自称“十年两度手栽松”、“种得青松一万株”的名句;万历二十六年,南雄知府蒋杰在梅岭顶重修梅关楼,并为关楼题额名为“南粤雄关”,朝南面石额为“岭南第一关”。至清朝,嘉庆四年,两广总督长白觉罗吉庆捐白金千两,交南雄州,用于“庀材鸠工”,修整岭路,并在两旁补植松、梅,以资荫憩和观赏。直到明末清初,古道历经八百多年,仍兴旺不衰,古松夹道、梅花飘香,肩负着历史的重任。

    道路的绿化有利于道路的多功能开发,树冠有利于遮荫避日、调节气候,树根有利于巩固路基,保护道路工程的持久运行,实现道路功能和效应的最大化,有利于推进生态保护。“官道虬松”、 “一路梅花一路诗”是梅关古道之魅力□ 赖井洋所在,彰显出其生态交通的独特神韵。

    二、梅关古道“植松种梅”与生态旅游

    梅岭不仅以“岭南第一关”著称,也以梅为显。 《直隶南雄州志》记: “庾岭有梅,古昔已然”,又引《郝氏通志》曰: “庾岭梅花,微与江南异。花颇似桃而唇红,故名红梅”, “亦有纯红者。岭上累经增植,白者为多”。岭上梅花,红、白兼具,由于岭南岭北气候的明显差异,梅岭上的梅有南枝先开、北枝后放之异,其奇景令人惊叹; “庾岭寒梅”是我国历史上闻名的四大赏梅胜地之一,梅关古道与松、梅的内在同一性也是今天开发生态旅游的特有品质。而梅之凌寒傲雪之品又引来商客、骚人的赞赏与咏颂,甚至成为某种坚定信念的表达。

    现据明·嘉靖《南雄府志》、清·道光《直隶南雄州志》等相关史料所载,选辑相关名人的诗词如下:

    三国时,吴国后期重臣陆凯,讨珠崖、儋尔,于梅岭作诗寄范晔,诗云: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是为有关梅岭较早的诗文。

    唐·高宗年间进士李峤、睿宗年间宰相张说及开元时期进士刘长卿,经梅岭皆有梅岭诗作。张说之《梅岭花》云:“塞上绵应拆,江南草可洁。欲持梅岭花,远竟榆关雪。”刘长卿则留下“又过梅岭上,岁岁北枝寒。落日孤舟去,青山万里看。猿声湘水静,草色洞庭宽。己料生涯事,惟应把钓竿”的《却赴南邑留别苏台知己》之诗。

    唐后,梅关古道是南北的重要交通孔道,途径梅岭的人氏也多矣。据初步统计,北宋时期途径梅关并留有诗作的就有:张士逊之《云封寺》、章得象之《放钵石》、晏殊之《瑞鹧鸪·咏红梅》、宋庠之《梅》、佘靖之《题庾岭三亭诗·来雁亭》、欧阳修之《望梅花》、王跬之《梅花》、曾巩之《赏南枝》、王安石之《望越亭》、苏轼之《赠岭上梅》和苏辙之《和子瞻过岭》。其中,苏轼被贬岭南为多,其遭贬南下和遇赦北归经过梅岭时,曾写下不少诗篇,既表达了他对梅花的赞誉又流露出被贬被赦的复杂心情。如他在《赠岭上梅》云: “梅花开尽杂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红雨熟黄梅。”《赠岭上老人》云:“鹤骨霜髯心已灰,青松合拖手亲栽。问翁大庾岭头住,曾见南迁几个回?” 而南宋时期则有陈与义之《度大庾岭》、赵鼎之《蝶恋花和元彦修梅词》、张九成之《十二月二十四日夜赋梅花》、范成大之《岭上红梅二首》、杨万里之《题南雄驿外斗室》、朱熹之《登梅岭》、文天祥之《南安军》、刘敞之《梅花》、张道洽之《岭梅》、刘黻《用坡仙梅花十韵》。其中朱熹之《登梅岭》云: “去路霜威劲,归程雪意深。往还无几日,景物变千林。晓磴初移屐,密云欲满襟。玉梅疏半落,犹足慰幽寻”,文天祥之《南安军》云: “梅花南北路,风雨湿征衣。出岭谁同出?归乡如不归?山河千古在,城郭一时非。饥死真吾志,梦中行采薇”,表达了忧国忧民的情怀。元时有杨泽之《云峰庵》、刘秉中之《岭北道中》、聂古柏之《梅岭题知事手卷》。明、清时期,路径梅岭并留有诗句者,如明代的解缙有《谒张文献公祠三首》、张弼有《红梅赠翁佥事》、张诏有《梅岭路、丘潜有《题大庾岭红梅三首》、刘节有《庾岭红哐 、汤显祖有《秋发庾岭》。清代的朱彝尊有《度大庾》、王士祯有《大庾岭》和《归度大庾岭》、杭世骏有《梅岭》、杨宗岱有《岭路》、李如筠《度大庾岭》及胡定之《庾岭红梅》等。

    直至当代,开国元帅陈毅,在南方坚持三年游击战争时期,在梅岭上留下脍炙人口的《梅岭三章》,何香凝《重游大庾岭·北伐途中》、陈丕显《重访梅关》等。

    梅岭上留下了历代名人的传世佳作二百余首,有的寄情、有的托意、有的言志,凡此构成了梅关古驿道清香不绝的梅文化,它们是生态旅游开发的重要元素,梅关古道以松、梅为特质的生态旅游,吸引着海内外千万游客。

    三、梅关古道“植松种梅”的启示与南雄生态文明的发展

    梅关古道“植松种梅”给我们留下弥足珍贵财富,也为今天之社会建设给出了明确的启示:保护生态,保持人与自然的是谐发展是历史永恒的主题。

    就南雄当下社会经济发展而言,生态园区的规划、建设矿区乏的孔江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坪田千年古银杏群的保护与百里银杏长廊、帽子峰森林公园、主田樱花茶花公园等的项目,是推进生态文明的发展的重要举措。

    其一、开发孔江水库国家湿地公园。2011年3月,北江源头之一的孔江湿地,被国家林业局正式定为第四批国家湿地公园建设试点。孔江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地处南雄市东北部。主要包括孔江水库、孔江水库上下游段及周边区域,最北段至孔江上游南雄市与江西省信丰县交界处,最南端至342省道。孔江水库国家湿地公园是由河流、沼泽等多种类型湿地与环湖森林共同组成的湿地与森林复合生态系统,总面积1667.9公顷,其中湿地面积639.2公顷。公园内生物多样性丰富,有野生维管植物171科571属1029种,野生陆生、水生、两栖动物48目166科357属574种,具有重要科研价值。

    其二、保护坪田千年古银杏群。银杏,俗称白果,又叫公孙树,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树种之一。地处广东省南雄市东部58公里的坪田镇是南粤有名的“银杏之乡”,境内有一大片从生千年银杏林,2000多株银杏树中,树龄最长的有1680多年,树龄最短的也有二三百年。成了南雄独特一景——古银杏群落。南雄市政府为了使这片“活化石”更添生机,曾有过打造万亩“银杏基地”的计划,随着计划的推进,坪田、乌迳等地的银杏种植已成规模,成为了生态南雄的重要内容。而以坪田镇境内坳背、迳洞、浆塘、汪汤、军营寨等地为主的古银杏树群,每至深秋,树叶一片金黄。“杏叶染秋”成为南雄秋冬时节的一个重要的旅游观光景点。

    其三、建设帽子峰森林公园。帽子峰省级森林公园位于南雄市西北部,北及西北部与江西省大余县接壤,全年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冬季降雪,呈现出南方少有的雪景。景区树木、花草繁多,林场四季鸟语花香,特别是深秋季节,林场银杏金黄,层林尽染,被许多摄影发烧友誉为“南雄九寨沟”。动植物资源丰富,自然风景独特,可供游客游山玩水、度假、休闲、科研考察为一体的综合休闲度假胜地。2012年5月,被广东省林业厅、广东省旅游局评为省森林生态旅游示范基地。

    其四、规划主田樱花茶花公园。

    主田樱花园位于南雄市主田镇大坝村内。据了解,该基地占地5600亩,于⒛12年开始建设,计划打造成为世界最大的樱花园、茶花博览园,并引进全世界高新生态农业、特色欣赏食用水果、牛樟树育苗种植和生物科技深加工产业,预计总投资25亿元。现今园内己种植大量樱花、名贵茶花、波斯菊、孔雀草、向日葵等,打造成全年有花开、有花赏,集旅游、休闲、观光为一体的生态基地。

    总之,梅关古道上不仅有松、有梅,还有“关″、有“亭”、有“寺”, “关”、 “亭”、 “寺”与松、梅相映成趣,凸显出生态文明的光辉。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形态,它是自然生态的人化结果,它以尊重和维护自然为前提,以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谐共生为宗旨,以建立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为内涵,以引导人们走上持续、和谐的发展道路为着眼点。

    (作者简介:赖井洋(1964-),男,韶关学院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哲学研究。)

    参考文献:

    1.广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辑.广东历代方志集成·南雄府部【一】南雄府志[M].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2007。

    2.广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辑.广东历代方志集成·南雄府部【二】直隶南雄州志[M].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2007。

    3.谢怀建,文化视域下的中国古代道路景观分析。东南大学学报社科版[J].2012(1).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5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