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分析

    摘要

    伴随着我国城镇化的进程,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通过构建生态环境指标体系,对韶关市人口城镇化率与人均GDP,人口城镇化率与生态环境综合得分运用单位根检验,协整检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建立回归模型进行实证分析,结果表明人口城镇化并不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人口城镇化与生态环境之间存在着负影响,因而,加快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步伐对韶关市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

    1绪论

    城镇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城镇化水平的高低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社会经济进步状况的重要标志。我国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已成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但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诸如经济持续健康快速增长、自然资源相对匮乏、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等问题也日益凸显。如何在城镇化水平进一步深化的同时走出一条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之路,以全面提高城镇化发展的质量和水平已成为国内学者研究的热点。而深入探讨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的关系构成了研究的重要问题之一。

    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人口城镇化与生态环境关系的研究中,普遍认为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人口城镇化与生态环境关系密切,互为影响;而综合研究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之间关系的文献中,生态环境的测度方法各异,结论差异大。另外,关于广东省特别是韶关市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关系的研究还较为缺乏。因而,深入探讨韶关市人口城镇化水平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之间的内在联系,定量分析他们之间的关系,对于促进韶关市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的协调发展有着非常现实的意义。与其他文献资料有所不同的是,本文在综合分析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时,生态环境的测度主要通过构建韶关市生态环境指标体系来测度,通过实证研究还发现,韶关市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并不密切。

    2 研究方法与数据说明

    2.1 研究方法

    本文首先构建出韶关市生态环境指标体系,并运用因子分析法得出韶关市生态环境发展综合得分,在此基础上,对韶关市人口城镇化率与人均GDP,人口城镇化率与生态环境综合得分进行单位根检验,协整检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建立回归模型,以发现韶关市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人口城镇化与生态环境之间相互作用关系。

    2.2 数据说明

    人口城镇化水平用非农人口占全部人口比重来衡量,经济增长用人均GDP指标来衡量,人口城镇化水平及人均GDP(以1978年为100)的数据跨度为1978年到2012年。数据来源于《韶关市统计年鉴》(2012年)及韶关市2013年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生态环境由于涉及指标多,很多指标在以前的年份未单独统计,因而,生态环境数据仅限于2004年到2012年。

    3 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分析

    改革开放以来,韶关市的人均GDP指数从1978年的100增长到2012年的1875.5,人口城镇化水平也从1978年的23.6%增长到2012年的36.2%,两者的相关系数高达0.9。而从韶关市人口城镇化率与人均GDP对数序列的折线图中却发现,两者的变化趋势有所差异,见图1,两大指标间是否存在事实上的关联性,需做进一步的检验和分析。

    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分析

    3.1单位根检验

    一般来说,对时间序列数据进行回归分析前,需做单位根检验,以判断序列的平稳性。在此主要应用ADF法来检验人口城镇化率与人均GDP两个对数序列的平稳性。人口城镇化率用LNU表示,人均GDP用LNG表示,检验结果见表1,结果表明韶关市人口城镇化水平和人均GDP两大变量序列都为一阶单整序列。

    表1 ADF检验结果

    变量

    差分次数

    (C T K)

    DW值

    ADF值

    5%临界值

    1%临界值

    结论

    LNU

    1

    (0 0 1)

    2.000338

    -2.73608

    -1.9517

    -2.6369

    I(1)﹡

    LNG

    1

    (C T 1)

    2.022816

    -4.36658

    -3.5562

    -4.2712

    I(1)﹡

    说明:(C T K)表示ADF检验式是否包含常数项、趋势项及滞后期数。﹡表示变量差分后在1%显著性水平上通过ADF平稳性检验。

    3.2协整检验

    如果两个变量序列为同阶单整,可进一步开展协整检验,以判断变量间是否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为考察韶关市人口城镇化率与经济增长之间的长期均衡关系,采用Johanson协整检验,检验结果中迹统计量和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分析统计量均小于5%显著水平的临界值,这说明韶关市人口城镇化率与经济增长之间不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无法进一步开展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故用1978年到2012年韶关市人口城镇化率与人均GDP的数据资料进行协整检验和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无法发现二者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也不能认为人口城镇化水平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

    4 人口城镇化与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研究

    4.1生态环境综合发展水平的分析

    对韶关市生态环境综合发展水平运用因子分析法来进行测算,具体步骤为:利用SPSS软件,首先对各指标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其次,对标准化的数据进行因子分析,计算出各主成分的贡献率,按照累计贡献率达到85%为准则,提取前m个主成分:fac1,fac2,……,facm,以每个主成分的方差贡献率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分析为权数构成综合函数,即F=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分析*fac1+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分析*fac2+…+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分析*facm,根据综合函数,计算出韶关市生态环境的综合得分,最后,运用计算出的生态环境综合得分数据作为生态环境综合发展水平的代表。韶关市生态环境发展水平的综合得分见表2

    表2 韶关市生态环境综合得分

    年份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得分

    -0.81268

    -1.46772

    -0.24255

    -0.54982

    0.07959

    年份

    2009

    2010

    2011

    2012

     
    得分

    0.38976

    0.69796

    0.72969

    1.17575

     

    从表2的数据可知,韶关市近几年来较为注重生态环境的改善,生态环境综合发展水平呈上升发展趋势。

    4.2人口城镇化与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分析

    本文先对人口城镇化与生态环境序列进行单位根检验,以确认两序列是否平稳。对数化后的人口城镇化率用LNU表示,生态环境综合发展水平用ENVI表示,表3中单位根检验结果显示,两序列不需进行差分即达到平稳,因而两序列为平稳序列。

    表3 ADF检验结果

    变量

    差分次数

    (C T K)

    DW值

    ADF值

    5%临界值

    1%临界值

    结论

    LNU

    0

    (0 0 1)

    2.003567

    -3.871167

    -1.995865

    -2.886101

    I(0)﹡

    ENVI

    0

    (C T 0)

    1.922816

    -8.499850

    -4.246503

    -5.835186

    I(0)﹡

    说明:(C T K)表示ADF检验式是否包含常数项、趋势项及滞后期数。﹡表示变量差分后在1%显著性水平上通过ADF平稳性检验。

    由于两序列都为平稳序列,因而,可进一步对人口城镇化与生态环境序列进行回归分析,以人口城镇化率为因变量,生态环境综合发展水平为自变量,建立回归模型如(1),以生态环境综合发展水平为因变量,人口城镇化率为自变量,建立回归模型如(2):

    LNU=3.646-0.037ENVI

    (748.758) (-6.038) (1)

    其中Adjusted R-squared=0.816  Durbin-Watson stat=2.007 Prob(F-statistic)= 0.0005

    ENVI=83.049-22.777LNU

    (6.038) (-6.038) (2)

    其中Adjusted R-squared=0.816 Durbin-Watson stat=2.09 Prob(F-statistic)= 0.00052

    式中,回归系数下圆括号中的数据为t检验值,﹡表示通过1%显著性水平的检验。

    估计结果表明,两回归模型都通过了检验,调整后的R平方都为0.816,说明两模型拟合优度都较高,DW值在2附近,经验数据表明模型都不存在一阶自相关。从两模型的回归系数来看,模型(1)中回归系数为-0.037,模型(2)中回归系数为-22.777,回归系数都为负,说明生态环境的改善对人口城镇化水平的提高有着抑制作用,人口城镇化水平的提高也会破坏生态环境的改善,即生态环境每改善一个单位,人口城镇化率将平均下降0.037个单位,人口城镇化率每提高一个单位,生态环境平均会破坏22.777个单位,人口城镇化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作用远远大于生态环境对人口城镇化的影响。

    5 结论与启示

    5.1结论

    通过对韶关市人口城镇化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关系的实证分析,得到以下结论:(1)人口城镇化水平不是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从1978年到2012的时序数据来看,虽然人口城镇化率与经济增长有着高度的相关性,但两者的变化趋势有所不同,两者之间并不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和格兰杰因果关系。(2)人口城镇化水平的提高对韶关市生态环境具有破坏作用,生态环境的改善也会抑制人口城镇化水平的提高,但是影响力前者远远高于后者。

    5.2
    启示

    上述结论对于未来韶关市人口城镇化进程及经济增长、生态环境战略有着启示意义:(1)韶关市人口城镇化进程与经济增长速度不协调,也不能因为人口城镇化水平的提高会破坏生态环境而抑制城镇化进程。事实上,对于韶关市来说,人口城镇化水平的增长速度较慢, 2004年以来,韶关市的人口城镇化率呈下降趋势,原因在于韶关市户籍人口中劳动力输出的规模明显多于在本地非农就业的规模,城镇中非农人口下降,到2012年,韶关市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仅为36.2%,远低于广东省的平均水平52.2%,而与此相对应的是韶关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反而呈快速稳定增长趋势(见图1),韶关市的城镇化进程与较快的经济增长速度是不同步的。从长远来看韶关市城镇化的进程将不利于韶关经济的发展。因为扩大内需是保持经济平稳增长的主要动力,而城镇化是当前最大的内需,因而努力推进韶关市人口城镇化进程是保持韶关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的重要动力。(2)加强新型城镇化建设,走一条可持续发展道路。加快城镇化进程,主要是提高城镇化质量,要走集约、智能、绿色、低碳的新型城镇化道路,而新型城镇化最重要的是人的城镇化,新型城镇化是继人口数量红利之后的发展新红利,推动城镇化进程,要尊重社会经济发展规律,重在质量,城镇化进程提高并不仅仅是城镇化率数据的简单增长,而是要在稳步增长的过程中转型提质,因而,我们要坚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水平管理,通过政策创新、制度设计和技术进步,建立低碳的能源体系和产业结构,促进韶关市社会经济环境快速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9月25日